您的位置:首頁 >公告 >

監管部門將矛頭直指保險業頻繁暴露的各類違規行為

2019-11-13 14:26:56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今年以來,超500張罰單、8000萬元罰金以及一輪又一輪愈發從嚴的監管舉措顯示出,監管部門將矛頭直指保險業頻繁暴露的各類違規行為。

數據顯示,截至9月底,各地銀保監局自今年以來已陸續注銷近400家保險中介機構許可證。其中保險專業中介機構46家,保險兼業代理機構334家。

數據資料

數據資料

另外一組數據還可看到,今年前9個月,銀保監系統針對專業中介機構開出罰單共計196張,約占保險罰單四成左右,罰沒金額2499.4萬元,涉及專業中介機構123家,所占比例達到專業中介總數量的5%。

數據資料

面對飛單、捆綁搭售、理賠附加限制等保險行業市場亂象,監管部門毫不手軟,不僅開出了“綜合處方”,而且對癥下藥,其目的就是為了消除行業“病灶”,最大限度地保障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特別是今年以來針對保險中介市場亂象的多次“圍堵”,也使中介機構成為一波又一波保險處罰的重點對象。

“治理金融亂象,必須大幅提高違法違規成本。”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近日在出席第十屆財新峰會時表示,兩年多來,銀保監會系統共罰沒超過65億元、處罰違規人員9000余人次,超過前10年總和,形成了有力震懾。“打鐵必須自身硬。作為監管者,時刻存在被圍獵的風險。監管要敢于碰硬,不當稻草人。”周亮表示。

違規成本加大

在強監管的趨勢下,大量經營欠佳的保險中介機構選擇了主動或被動“退出”。

數據顯示,今年有241家的保險中介機構因許可證有效期屆滿未延續而被注銷,其他注銷原因包括被所屬法人機構撤銷、依法注銷、依法吊銷和主動撤銷等。

近兩年來,大量不合資質的中介機構被清理,新增中介機構的“準入門檻”逐步提高,反映出監管制度愈發完善。除提升合規要求、清理不合資質機構以外,嚴厲打擊保險中介機構在業務開展過程中存在的編制出售虛假保單、多套賬務、截留挪用保費等行為,不僅改善了行業環境,還促進中介機構更加專業化,推動保險中介市場規范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在334家被注銷的保險兼業代理機構中,汽車、機動車類機構幾乎占據一半,達到157家。

有保險業內人士對《金融時報》記者分析稱,造成這一結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尤其是自2018年8月1日起開始實施的車險手續費率實行“報行合一”規定,促使一些主營車險的兼業代理機構收入銳減,部分機構選擇了放棄。“不可否認的是,保險中介市場向來亂象叢生。兼業代理機構的許可證之所以被注銷,除了車險改革之外,還因為它們自身存在違規行為多、經營行為不規范、監管難度大、保險專業人員少等問題。”上述人士如是說。

“按照全世界保險發展的普遍規律來看,車險與其他險種比例平衡是一個國家保險市場成熟的重要標志。可以判斷,目前我國保險市場正處在由初級向成熟過渡的轉型期。”一位大型險企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改革必然會有陣痛,而優勝劣汰更是鐵一般的定律,市場的調整,將有助于我國保險行業特別是中介行業的健康有序發展。

強化“連帶責任”

記者在梳理中發現,今年前三季度,有104位中介機構的“一把手”履新,其中經紀公司38位,專業代理公司66位。上述這組數據也可以從另一個側面看出監管的效果。

今年2月份,銀保監會向各保險公司、中介機構下發《關于加強保險公司中介渠道業務管理的通知》,要求保險公司全面強化對于中介渠道業務的管理,強化了保險公司與保險中介機構之間的“連帶責任”。

事實上,傳統監管格局主要是財險、壽險、中介各有獨自的監管條線負責,而此次通過保險公司來強化對中介渠道的監管,無疑是一種新的監管實踐。目前來看,國內包括保險代理公司、保險經紀公司、銀行類保險兼業代理等保險中介機構達上千家,但是國內保險公司主體僅有200家左右,要求保險公司對中介渠道負責,在監管落實方面其實更加合理。而中介渠道作為保險行業占比最大的銷售渠道,近兩年對行業保費收入貢獻均超過80%,對其從嚴監管,更有利于行業正本清源,回歸保障本質。

與去年同期相比,保險中介今年前三季度領罰數量與金額均有所減少,欺騙投保人、牟取不正當利益等為最主要的處罰緣由。整體來看,保險中介機構累計被罰超過2000萬元。盡管受處罰規模與財險公司相比有一定差距,但仍有多家保險中介領到大額罰單。

不難看出,監管部門針對相關責任人的處罰力度也在明顯加大。今年9月,重慶銀保監局對鵬誠保險代理有限公司存在的財務業務數據記載不真實以及向投保人返還保險合同以外的利益兩項違法違規行為處以80萬元的罰款。同時,公司總經理也難逃干系,被罰20萬元。與此同時,四川寶瑞與四川普惠兩家保險中介公司均因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的人員、編制虛假資料和為他人牟取不正當利益等問題而觸及監管紅線,被四川銀保監局合計處罰171萬元。

10月份,銀保監會再次下發通知,責令保險公司就涉及產品、銷售、理賠和互聯網保險這四大方面存在侵害消費者權益的亂象進行排查并落實整改。銀保監會還表示,下一步,將不斷探索建立權責明晰的中介渠道業務管理制度體系,對保險銷售行為的規范力度將會進一步增強。

監管注重“堵”與“疏”

業界普遍認為,部分保險中介機構的“退出”并不意味著行業走下坡路,這其實是一種“優化”,也是我國保險業從初級發展走向成熟的一個縮影。

8月份,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促進平臺經濟規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對互聯網平臺經濟的健康發展提出了指導建議。《指導意見》明確指出,“允許有實力有條件的互聯網平臺申請保險兼業代理資質,同時鼓勵平臺通過購買保險產品分散風險,更好保障各方權益”。這對于想要開展保險業務而遲遲未取得保險代理和經營牌照的互聯網平臺來說,無疑是重大利好。據預測,平臺經濟的升級將會給保險業帶來更大的發展空間。

某保險中介機構負責人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這意味著互聯網平臺要從事互聯網保險業務,不再像過去需要一張保險專業中介牌照,只需要申請一個兼業代理資質即可。但需注意的是,準入門檻并不會太低。

度小滿金融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國民投資理財情緒報告》顯示,今年1月至6月,唯一關注度逐月上升的投資理財品細分情緒指數就是互聯網保險。作為保險情緒指數子類之一,其在創新和科技賦能下,為保險行業帶來了增量市場,雖然目前絕對數值仍不高,但是它的優勢顯而易見。

《報告》還顯示,相對于互聯網保險,傳統保險條例晦澀難懂,理賠體驗較差,保險營銷方式不受信任問題較為明顯。而互聯網技術的注入,在一定程度上協助解決了保險業務各個環節的發展痛點,另外由于互聯網銷售渠道的不斷擴展以及低門檻、體驗式創新險種層出不窮,因此越來越多的互聯網用戶開始轉向通過線上渠道進行投保。

復旦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系主任許閑對此表示,未來具有特色的保險中介會進一步崛起,保險中介市場會進一步細分。隨著細分市場進一步深化,保險中介在整個保險業務鏈中的角色也會逐漸產生變化,保險中介不僅是未來保險公司銷售的一個通道,還會在產品設計、產品定價上發揮更多主導權。

相關閱讀

另版通缉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