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公告 >

李源祥離職雖民意洶涌,但關注的無非是天價薪酬而已

2019-11-26 08:57:15    來源:新浪財經

沒有一位超人可以抵抗潮起潮落的規律。

從生命的意義上來說,人至暮年,對尊重的需求程度會陸然升高,但鑒于中西方文化差異,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國人,在尊重、尤其是尊重領袖方面,會明顯強于侵染西方世界觀的人。

從企業組織的意義上說,企業后期,內部人控制是企業終結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企業規模越大,山頭之間的傾軋就越精彩。

但中西方之間內部人控制的路數卻大同小異,比如,在《門口的野蠻人》一書中,

當然,大如平安,自然不會出現上述情景。

天價薪酬

畢竟,從李源祥離職來看,雖然民意洶涌,但關注的無非是而已。

作為平安的聯席CEO,李源祥的職業生涯確已達到巔峰。

但近日來,監管層陸續出臺了一些行政法規,比如消費者權益保護等,將董事長置于第一責任人的位置。

無疑從一定程度上昭示著經營層的困局愈發無解。

從立法的角度看,任何帶有法律色彩的制度都具有天然的滯后性,現實中,已普遍存在的問題才會在制度中予以規制解決,而董事長首要責任制的出現,

就缺失了其自身得以生存的根基。

如以此為思維基準,平安聯席CEO制度從它誕生之日起,

但為什么這個制度還會出現呢?

很抱歉,保契和你一樣不知道!

我們可以換個角度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

不過,在看平安之前,先說個題外話。

比如在嘗試跨界打造“中國首個互聯網住宅項目”時差點要了雷軍的命。

2013年,小米的雷軍決意從零開始,孵化生態鏈企業,以資本和流量為紐帶,各自為戰,失控發展,并因此在手環等領域迅速做到全球第一,但在這一戰略的指引下,卻上演了始料未及的空心化危機,

回歸正題看平安。

一是壹賬通將赴美上市,二是平安頭條高調出擊。

近日,除李源祥轉會之外,平安確有兩個新聞值得關注,

對于壹賬通赴美,在眾多互聯網巨頭企業創新均難以自圓其說的當下,依靠服務自身系統才能證明自我價值的壹賬通,在日趨殘酷的競爭中又有幾成勝算?

故而,其赴美一方面解決了錢的問題,更確切地說解決了投資人的資本回報問題。

集團分管領導尤其是創意提出者在“后馬”時代的競爭力將更勝一籌。

更重要的則是一旦其成功上市,

這一邏輯,從陸敏接任可見。

作為生態鏈的重要一環,汽車之家在資本市場的成功,功不可沒。

畢竟,今天平安之生態鏈已成長為一支艦隊,但與之相伴生的自然是,深處其中的任一旗艦的危機就是全部的危機了。

保契有三憂:

就平安而言,

一是強人之憂。

對比雷軍的絕對核心,后馬時代的平安,如果延續聯席制度,則其戰略的果決程度注定會差之千里,如真如外界傳言,會有唯一的接棒者,那接棒者的權威如何樹立?市場是否會給他或她時間?

二是主業之憂。

蘋果失去了喬布斯,下行之勢難逆,得益于此,手機成了小米絕地反擊的利器,但平安之主業保險,

三是誠信之憂。

小米的手機雖被華為全面趕超,但超高性價比下的擁躉依然堅挺,但反觀平安,平安福詬病已久,開門紅更是被自媒體《保險八卦女》扒掉了底褲。

產品供給端缺乏誠意的平安,保險優勢已愈發難以突出重圍。

在保險意識初步覺醒之時,人海戰術、強勢電銷以及線上的先行一步可以遮攔產品的弊端,但在大眾保險知識越發普及的當下,

而一旦失去現金流奶牛,各個船艦在某種程度上都已岌岌可危。

再看平安頭條。

在此之前同樣先說句題外話,我國“著名”宏觀分析師任澤平以1500萬年薪加盟恒大之后,不時爆出房地產比豬重要的論斷,得益于其在資本市場強大的影響力,追隨者眾,故而地產利好不斷釋放。

或許正是基于此,單一分析師繳文超已不足以滿足平安的話語權需求,故而平安頭條即將橫空出世,寄望于通過輿論,影響所有需要影響的人。

對一次挑戰做出了成功應戰的創造性的少數人,需要多長時間才能經過一種精神上的重生,使自己有資格應對下一次、再下一次的挑戰?

歷史學家湯因比曾發出一個無解的設問:

在此前的幾十年間,平安的掌舵者一直都是這個設問的贏家,每次都可精準化解挑戰。

但這個世界上的很多戲劇,你看懂了開頭,卻每每猜不中結尾,不過,無論如何,所有的戲劇都有落幕的時刻。

故而,李源祥的故事或許只是開頭。

2019年11月22日,中國平安(85.500,0.61,0.72%)再曝人事變動。平安集團公告稱李源祥因為個人工作安排原因將辭去公司執行董事、聯席首席執行官、常務副總經理及首席保險業務執行官職務。李源祥將繼續工作至2020年1月31日。

平安集團的頂層架構曾在2018年底發生改變,三個聯席首席執行官(簡稱“聯席CEO”)也僅僅在不到一年前的2018年12月14日才設立。

當時平安集團公告稱,分別由李源祥、謝永林、陳心穎擔任聯席CEO,各自統籌管理個人、公司、科技業務。

時隔不到一年,席聯CEO之一的李源祥突然離職實屬意外,公告還稱將聘任陸敏將接替其出任首席保險業務執行官,分管本公司保險業務及個人綜合金融業務。

但誰將補位聯席CEO,中國平安旗下保險業務又將因此發生哪些變化?

聯席CEO制更多是職責分配

近年來,金融監管部門持續加強對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監管,對完善風險管理體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聯席CEO的管理模式,在組織形式上形成了集體領導決策的機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因為個人決策失誤導致公司面臨巨大的風險,有助于強化企業風險管控的能力。

一般說來,聯席CEO是大型綜合集團在公司治理方面的一種特殊性制度安排,對綜合性集團化公司來講,聯席CEO管理模式具有一定的優勢。

平安的觸角已經深入到金融科技、醫療科技、智慧城市等領域,下轄30多個業務子公司。

以平安的情況來看,其聯席CEO制更多的是職責分配。平安除了保險、銀行、投資等傳統金融業務外,

這樣放任綜合性集團公司,早已不再是公司內部各業務板塊淺層次的交叉滲透,而是步入深度業務協同,客戶資源和信息共享的階段。對管理層來說,將面臨著公司內部更為錯綜復雜的業務關系,管理和決策的難度加大。

采用聯席CEO制可在一定程度上統籌各專業板塊,使得專業分工和職能定位更加明確清晰。

聯席CEO能幫助CEO整合各業務板塊,行使具體業務管理職能,形成管理協同,提升決策的專業性和溝通效率。

平安曾經的三位聯席CEO形成了互補性優勢。按“個人、公司、科技”三大業務群結構,分設的三位聯席CEO各自都擁有鮮明的不同強項與經驗,也能更好地滿足金融監管和風控的要求。

從已有的經驗來看,聯席CEO制容易引發的負面問題有:持不同觀念的CEO們導致全公司戰略不清晰;CEO們的不合作讓公司內部不同陣營內溝通成本增大。

通常聯席CEO們之間會有一個不短的磨合期,但平安三位新晉聯席CEO都已在平安共事五年以上。

曾經的“外援”李源祥在平安一直深耕于立身之本壽險領域,平安“老人”謝永林率領平安銀行(15.800,0.21,1.35%)開疆拓土取得了不俗的業績,麥肯錫空降兵陳心穎則從進入平安以來就一直負責科技業務板塊。

接棒者陸敏為汽車之家董事長兼CEO

李源祥辭職后的接班人選也已經出爐,中國平安稱,公司經研究決定,將聘任陸敏出任首席保險業務執行官,分管本公司保險業務及個人綜合金融業務。

中國平安提供的資料顯示,陸敏,擁有英國Dundee(鄧迪)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于1997年加盟平安,現任集團首席信息執行官、汽車之家董事長兼CEO。

陸敏在平安工作的22年履歷中,也擁有長期的保險業務經驗,曾先后擔任中國平安人壽保險公司副總經理、平安健康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等職務。

2016年4月15日,汽車之家原最大股東、澳大利亞電信巨頭澳洲電訊宣布以16億美元的價格出售47.7%股權給中國平安,70天后,交易正式達成。

收購成功后,陸敏從2016年7月開始擔任汽車之家董事長兼CEO。2016年-2019年,汽車之家股價由最低19美元到最高119美元,市值由最低22億到最高130億美元,營收、利潤、流量均實現翻番。

然而汽車之家的業績走勢,很大程度與車市大盤的走向有關。即便是在車市環境連續15個月下行的大背景下,汽車之家的業績表現依舊較為穩健;但凈利潤的表現卻不盡如人意。

根據汽車之家發布的財報顯示,Q3公司總營收為21.7億元,同比增長14.9%,凈利潤為6.4億元,同比下降5.5%,環比下降19.7%。

從具體的收入細項上看,汽車之家三季度大頭的收入還是媒體,為9.24億元,由于經銷商所支付的銷售線索費用的持續增加,汽車之家本季度營銷線索收入為8.28億元;在線市場和其他業務收入同比大幅度增長68.2%至4.17億。不過對比上季度數據來看,這三項業務的收入相較第二季度都有一定程度的回落。

科技布局下的金融壹賬通上市之路

“我已經協同集團旗下的銀行、證券和信托在積極推進科創類企業客戶在科創板上市的工作。”

今年3月13日,在平安集團業績發布會上,聯席CEO謝永林表示,科創板是中國資本市場的重大創新,平安集團高度重視,

聯席CEO陳心穎也表示,集團旗下科技類子公司近年都有做融資,資金都比較充裕,因此對于上市的需求并沒有特別迫切,會挑選最合適的時機和最合適的地點進行IPO。

上市一向都是平安集團旗下這些新興子公司的最大KPI。

曾有平安集團內部人士表示,

終于,11月13日,金融壹賬通在美公開遞交了招股說明書,正式啟動上市步驟。金融壹賬通赴美上市,首次詳細披露VIE架構,這是中概股普遍采用的一種上市架構。

在今年3月13日的平安集團業績發布會上,陳心穎也表示將推進金融壹賬通和集團旗下金融壹錢包的合并。兩家公司都有一些特性,是可以互補的。但當時有聲音稱因監管反對支付機構VIE,平安壹賬通與壹錢包合并落空。

根據平安集團財報,金融壹賬通在2018年初完成A輪融資,投后估值75億美元。根據啟信寶數據,投資者中包括IDG、軟銀愿景基金一期和SBI Holdings。

招股書顯示,金融壹賬通自2015年12月成立以來發展迅速,但從未實現過盈利。3年9個月的時間,累計虧損超過30億元。在收入結構上,金融壹賬通較為依賴平安集團,連續多年4成的營業收入來自集團內部業務支撐。

具體來看,金融壹賬通2017年、2018年、2019年前9個月的收入分別為人民幣5.819億元、14.135億元、15.273億元。同一時間段,金融壹賬通對應的凈虧損分別為6.07億元、11.90億元與10.49億元;經營虧損分別為8.9億元、11.14億元、11.20億元。

此前,對于金融壹賬通的盈利狀況,平安集團聯席首席執行官陳心穎曾表示,金融壹賬通50%的成本是放在新產品上,如果不做新產品的話馬上可以盈利。金融壹賬通還會繼續做新產品。

相關閱讀

另版通缉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