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市場 >

嘉楠科技縮水的“高光時刻”

2019-11-27 10:35:11    來源:北京商報

在IPO路上數次折戟后,6歲半的比特幣礦商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楠科技”)終于迎來高光時刻。北京時間11月21日,嘉楠科技正式登陸納斯達克,股票代碼為“CAN”,發行價9美元,共計募資9000萬美元,但較此前披露的4億美元卻已縮水近八成。對此,有分析人士稱,募資金額的大幅減少主要在于嘉楠科技主營業務和比特幣的價格強關聯。至于未來,邁過上市坎的嘉楠科技所要面臨的下一個問題可能就是在轉型AI芯片的路上還能走多遠。

縮水的“高光時刻”

“一個上市公司的誕生代表了一個行業的成熟,嘉楠科技通過六年多來的努力,終于要迎來高光的時刻。”對于上市,嘉楠科技區塊鏈總經理邵建良如此形容。但這一高光時刻已經有些許褪色,北京時間11月21日晚,嘉楠科技正式在納斯達克上市,敲定發行價為9美元,位于此前定價區間9-11美元的最低位,共計募資9000萬美元,較此前招股書披露的最多募資4億美元,金額縮水近八成。

嘉楠科技的上市路可謂荊棘滿途。此次上市前,嘉楠科技曾三度修改美股IPO招股說明書,修改的內容有兩大點引發關注:一方面是嘉楠科技擬募資金額由至多4億美元下調至1.265億美元;另一方面則是在嘉楠科技進入上市沖刺的最后階段時,其主承銷商瑞士信貸退出一事也引得業內唏噓。

有分析人士稱,瑞士信貸退出原因主要系募資不順,無法獲得收益。而對嘉楠科技募資金額多次縮水的原因,前述人士指出,主要是嘉楠科技主營業務和比特幣的價格強關聯。今年國內政策收緊,比特幣價格下跌,隨之也加劇了挖礦礦機的價格下調,因此對應其估值與募資的預期也跟著縮水。

值得注意的是,這并非嘉楠科技首次出現募資縮水的情況。2018年5月,嘉楠科技計劃赴香港上市,擬募資10億美元,但最終未獲成功。而此前的2016年和2017年,嘉楠科技也相繼在國內布局上市,但屢次無果。

難以擺脫比特幣“陰影”

嘉楠科技成立于2013年,主要生產阿瓦隆礦機,為了平滑比特幣風險,嘉楠科技隨后新增人工智能芯片業務。目前,該公司將自身定位為“一家從事自主AI芯片研發、提供高性能計算服務的互聯網公司”。

嘉楠科技正試圖從比特幣礦商企業轉型為AI科技公司,但從經營數據來看,嘉楠科技這一轉型仍存難度。一方面,從公司業務層面來看,目前嘉楠科技主營業務為比特幣礦機及銷售,該部分占據迦南科技99%以上收入來源;增長性業務則為芯片設計、人工智能產品、智能硬件類產品。值得注意的是,嘉楠科技雖對芯片設計、人工智能等業務宣傳頻頻,但至今為止未出一款足以搶占市場并形成增量的大規模商用化產品。而從財務數據來看,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9個月里,嘉楠科技凈收入為9.59億元人民幣,而凈虧損已達2.36億元人民幣。

對于虧損,嘉楠科技稱,“各種因素可能會影響比特幣價格,我們的經營業績已經且預計將繼續受到比特幣價格急劇下跌的負面影響。如果我們無法在AI市場或其他新的應用市場中取得成功,我們的收入增長前景和財務狀況將受到重大不利影響”。此外,嘉楠科技還在風險因素中提示,一旦比特幣礦機市場大幅減少或不復存在,其業務和經營將受到重大損害。

“礦機廠商之前掙了不少錢,但挖礦行業政策不確定性太強,努力轉型芯片廠商,走科技路線是值得肯定的。但盡管他講了很久走科技路線的故事,可除了礦機,目前還沒有聽到有關其他類型芯片等產業級的落地應用。”資深業內人士李欣(化名)直言,盡管嘉楠科技一度將自己定位為芯片公司,且不太公開宣傳礦機和比特幣業務,但實際上該公司收入主要還是來源于阿瓦隆礦機,且短期內無法改變這一形勢。

對于此次上市及業務方面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曾多次聯系嘉楠科技,截至發稿未收到相應回復。

未來喜憂并存

三年布局、三度折戟、三番修改,嘉楠科技上市充滿了爭議與不確定,直到正式敲鐘,嘉楠科技才算真正迎來了高光時刻,但夢圓納斯達克后,其接下來的路又能走多遠?

多位行業人士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認為,上市對于嘉楠科技來說喜憂并存,一方面可通過上市發行股票籌集資金,獲得正向資金流,有利于公司多元化業務布局;但另一方面,走入資本市場的嘉楠科技,為提振股價,隨之而來的盈利壓力也會相應更大,由此留給其從容轉型的空間則會更小。

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濱江學院企業教授、中國自動化學會區塊鏈專業委員會委員劉峰指出,此次嘉楠科技在納斯達克上市,在資本充足及現金流方面無疑是有利的,也有利于其自身加大研發和市場的投入來加速提高自身產品的市場占有率。但上市后嘉楠科技也會受到資本市場的影響,勢必會影響集團戰略的制定和決策。其中最大的風險就在于,幣市價格的劇烈波動常常會直接影響其主營業績,而這種業務異常波動也容易傳導到資本市場,為其帶來股價的不理性,從而最終影響到企業正常運營。

上海交通大學高級金融學院實踐教授胡捷則直言,“嘉楠科技靠芯片起家,抓住了比特幣挖礦這一場景應用,在短時間內抓住了風口,從短期來看有一定優勢。不過,比特幣挖礦這一優勢從長期來看也是劣勢,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挖礦這一市場太小,市場需求很快就會達到飽和狀態,對于其后期發展會有致命影響;另一方面行業還會面臨政策影響及監管風險”。

胡捷進一步補充道,芯片行業競爭特別激烈,各類互聯網公司、科技巨頭云集。在挖礦這一細分領域,因競爭者少,嘉楠科技有發展優勢,但是在競爭激烈的人工智能芯片行業,可能很難走下去。

李欣也指出,當前嘉楠科技掌握了“礦機生產本身”和“比特幣挖礦”兩個現金流業務,這是其發展的優勢,不過,電力資源浪費、礦機回收、環保等一系列問題將直接影響上市公司品牌形象及股價。此外,嘉楠科技收入來源過于單一,客戶群體集中在中國,抵御政策風險、自然風險和資本圍剿的風險能力也相對較低,由此來看,未來其增量業務的“人工智能”和“海外市場”破圍之路仍阻力重重。

相關閱讀

另版通缉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