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新股 >

燕京啤酒凈利率低迷 發力高端謀求破局?

2019-05-05 08:26:20    來源:中國經營報

多年前的兩筆收購,如今讓燕京啤酒(000729.SZ)不得不對商譽計提做出高達7000余萬元的減值準備,使得公司利潤進一步被侵蝕。

根據燕京啤酒最新發布的2018年財報顯示,作為老牌國有企業的燕京啤酒,在2018年凈利潤回暖較為明顯,但因為此次7000余萬元的減值準備,其公司凈利潤同華潤啤酒、青島啤酒相比,依然沒有擺脫偏低的困境。

橫向對比國內三大啤酒巨頭華潤啤酒、青島啤酒和燕京啤酒財報可知,燕京啤酒在國內市場份額及凈利率均處于末端。不同于華潤收購喜力布局高端,燕京啤酒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別收購兩家地方啤酒企業之后,近些年并無過多收購動作,其原計劃收購山東的兩家企業,后因對方業績不達標在兩年前選擇延期收購,至今仍未有最新進展。此外,公司管理層一直想推進的股權激勵機制,也一直未能實現。

“啤酒市場講究規模效應,燕京啤酒除了北京、內蒙古和廣西之外,其占有的強勢區域并不多,導致該品牌呈現相對區域化、低端化的趨勢,使得公司盈利能力有限。” 清華大學快營銷研究員孫巍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盈利能力低位徘徊

瘋狂的2018俄羅斯世界杯,并未明顯拉動燕京啤酒營收的增長。根據最新的年報顯示,燕京啤酒在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113.44億元,同比增長1.32%。此外,該公司凈利潤提升較為明顯,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8億元,同比增長11.47%。在2017年,燕京啤酒該項數據下滑四成左右。

記者注意到,燕京啤酒在2018年擬計提各項資產減值準備7561.24萬元,此舉侵蝕了燕京啤酒的部分利潤。

根據相關公告顯示,燕京啤酒對燕京啤酒(河南月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燕京月山公司”)所形成的商譽計提 6706.83 萬元減值準備;對燕京啤酒(邢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燕京邢臺公司”) 事項所形成的商譽計提400.70 萬元減值準備。資料顯示,上述兩家公司分別在2010年和2011年被燕京啤酒完成收購。

此外,燕京啤酒持有50.5%股權的惠泉啤酒(600573.SZ),也未能給其帶來更大的增長。根據惠泉啤酒4月25日披露的年報顯示,公司2018年實現營業總收入5.5億元,同比下降3.1%;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1849.7萬元,同比下降23.5%。

拋開上述因素,燕京啤酒的盈利能力依然在低位徘徊。1997年進入資本市場的燕京啤酒,彼時凈利潤已經達到1.87億元,直至2011年巔峰期的8.17億元。根據《中國經營報》此前報道,在2014年之后,中國啤酒行業開始步入連續四年低迷期,燕京啤酒的凈利潤出現大幅下滑。2014年至2017年,燕京啤酒的凈利潤分別為7.26億元、5.88億元、3.12億元和1.61億元。

同競爭對手相比,燕京啤酒并無太多優勢。在2018年,青島啤酒、華潤啤酒和燕京啤酒的凈利率分別為5.9%、3%和1.5%。此外,作為區域性品牌的重慶啤酒,其年度報告顯示,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34.67億元,同比增長9.16%;凈利潤4.04億元,同比增長22.8%。

據歐睿國際提供給記者的數據顯示,2017年國內市場五大啤酒巨頭中,燕京啤酒位居第4位,市場份額為10.3%。不過,2018年燕京啤酒的綜合毛利率達到了38.5%,同比上升2.2個百分點。

孫巍告訴記者:“燕京啤酒相對低端化和區域化。當下啤酒行業進入高端化,燕京原有品牌沒有做到及時提升,導致燕京原有消費者一直青睞于低端產品,而新興消費者對其高端品牌接受度又不高,這都影響了燕京啤酒的盈利能力。”

發力高端謀求破局?

國內五大啤酒巨頭通過一輪輪的收購,迅速完成自身體量的增長,并占據了國內市場近80%的份額。啤酒營銷專家方剛多次告訴記者,啤酒行業跑馬圈地和大魚吃小魚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未來不排除“大魚”之間的收購和聯合,并且發力高端成為行業的趨勢。

華潤啤酒提供了一個范例。2018年11月,華潤啤酒斥資23.54億港元收購喜力集團在華的7家工廠,達成了在中國內地和港澳的長期合作關系,共同發展中國業務。業內普遍認為,華潤啤酒此舉在蓄力高端。

但燕京啤酒近期在收購上沒有太多動作。原本計劃在2017年收購燕京啤酒(萊州)有限公司和燕京啤酒(曲阜三孔)有限責任公司,因對方業績不達標選擇延期。截至目前,上述收購仍未有最新進展。山東地區啤酒行業人士文予生告訴記者,上述兩個工廠業績并不理想,處于生存艱難期。燕京啤酒方面也沒有回應記者的采訪。

燕京啤酒在2018年年報中提到,北京、廣西、內蒙古是其優勢市場,四川、河北、浙江是其成長市場,湖北、河南等地是其弱勢市場。

為了培育新的增長點,燕京啤酒在產品結構上正積極布局高端產品。根據燕京啤酒官網顯示,公司高端產品以燕京原漿白啤和燕京帝道為代表,它們是燕京品牌升級與轉型的支點。其中,燕京原漿白啤就是燕京啤酒原漿系列產品的精品代表,燕京帝道是針對當下年輕人量身打造的產品。在2017年,燕京白啤銷量同比增長37.8%。此外,燕京啤酒還推出過愛爾、IPA、世濤等高端產品。

《中國經營報》此前報道顯示,根據智研咨詢發布的《2017年中國啤酒行業集中度及盈利能力分析》的數據顯示,中國啤酒出廠噸價為世界主流水平的一半左右,燕京啤酒僅為2413元。作為對比,嘉士伯的噸價為5254元,百威英博的噸價更是達到6383元。顯然,燕京啤酒還有價格帶寬上的提升空間,也意味著巨大的挑戰。

股權激勵計劃尚待推動

“燕京啤酒屬于老牌國企,公司經營團隊相對老化,這也是影響其發展的一個因素。”啤酒營銷專家方剛在此前接受記者采訪時提到。

目前,股權激勵和高管持股在白酒行業已成常態,而燕京啤酒13年前承諾的股權激勵計劃,直至今日仍未推進。

記者了解到,燕京啤酒控股股東在2006年3月31日承諾,將積極推進燕京啤酒業務骨干和管理層激勵計劃,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結構。2014年,燕京啤酒進一步明確將于2017年6月30日前提出股權激勵預案,但后來因為政策原因,股權激勵的承諾無法履行。

“如果燕京啤酒的股權激勵能夠得以順利實施,對公司的積極影響是明顯的。”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告訴記者。

不過,外部環境正在改變。日前,國務院印發《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該方案指出,授權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董事會審批子企業股權激勵方案,支持所出資企業依法合規采用股票期權、股票增值權、限制性股票、分紅權、員工持股以及其他方式開展股權激勵,股權激勵預期收益作為投資性收入,不與其薪酬總水平掛鉤。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后盤和林認為,當下的國企股權激勵政策環境較十多年前已經有了很大改變。國務院上述文件屬于法規層面,對股票期權、員工持股等方面做出了明確的規定,具有很強的操作性,為燕京啤酒推行股權激勵提供了很好的指導性法規和政策性依據。

4月29日,燕京啤酒副董事長、常務副總經理劉翔宇告訴記者,上述政策是剛剛發布的,具體情況還要等北京市的具體消息。

孫巍認為,這一政策落地到具體企業還要具體分析。“如果在進行股權激勵后,企業業績并未有明顯提升甚至下滑,就或涉及國有資產流失的問題,這其中的風險還是比較大的。所以國有企業在這一塊會相對比較謹慎。”

事實上,在趙曉東2017年6月擔任燕京啤酒董事長兼總經理以來,燕京啤酒經歷了一些改變。在2018年,燕京啤酒員工總數為32447人,較2017年減少4556人。有分析指出,新官上任后燕京啤酒在人員精簡上有一定動作。

“這應該分為主動式和被動式的。”朱丹蓬說。他告訴記者,燕京啤酒去年關廠動作不斷,自然會有人員減少。另外不排除燕京啤酒主動對人員進行精簡。在2017年,燕京啤酒曾公告稱關閉多家產能落后的工廠,這也是公司面對業績下滑態勢的無奈之舉。

相關閱讀

另版通缉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