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研究 >

銀保監會將繼續保持對保險資金運用從嚴監管態勢,持續整治市場亂象

2019-11-26 09:31:01    來源:券商中國

當前,保險資金運用總體穩健審慎,個別公司激進投資行為得到有效遏制,但仍有保險機構存在違規問題。

券商中國記者獲悉,11月22日中國銀保監會向保險公司印發通報,指出保險資金運用領域存在八大問題,并點出多種違規行為。

比如,大股東或實際控制人違規干預投資決策;投資管理能力重牌照、輕建設;無序設立非保險子公司,通過平臺公司轉移保險資金,向關聯方進行利益輸送;超范圍、超比例投資;部分資管產品管理不規范,項目融資主體挪用產品資金;風險管理不審慎,投資的股票出現上市公司接受監管部門調查,或財務報表被出具保留意見等情形。

有保險投資人士稱,通報將發揮警示作用,收到通報后,周末要加班對照通報問題開展自查。銀保監會表示,下一步將繼續保持對保險資金運用從嚴監管態勢,持續整治市場亂象。

資金運用業務不合規,存在超范圍投資、假委托

通報所提的八大問題之一是,資金運用業務不合規。具體表現:

一是超范圍、超比例投資。個別公司未按規定范圍投資,違規投資監管禁止的行業產業;個別公司通過地方融資平臺違規新增地方政府債務;個別公司存在受托管理保險資金投資境內銀行結構性存款的問題;個別公司大類資產投資比例或集中度風險比倒超出監管規定。

二是假委托或轉委托。有的公司在不具備投資管理能力情況下,借用受托通道變相自行開展股票、金融產品等高風險領城投資。有的公司以外部投資顧問形式將產品轉委托,讓渡主動管理責任。

三是違規開展多層嵌套投資或通道業務。有的公司投資的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存在違規多層嵌套或將信托作為通道的情形。

四是股權投資不合規。有的公司違規開展直接股權委托投資業務,其作為直接股權投資的出資方,讓渡投資決策及投后管理職責,統一由保險資產管理公司或專業機構對直接股權投資進行受托管理;有的公司開展重大股權投資,卻按照非重大股權投資標準進行事后報備,規避監管要求;有的公司投資的股權投資基金募集資金規模低于監管要求;有的公司股權投資的標的企業所屬行業超出監管規定范圍等。

五是受托管理資金不規范。部分公司受托專戶存在非主動管理情形;個別公司受托管理的賬戶未進行托管;有的公司未按監管要求報送受托管理保險資金年度報告。

六是投資標的不符合監管要求。有的公司投資的債券,在信用評級、發行主體等方面不符合監管規定;有的公司投資的股票,出現上市公司接受監管部門調查,或財務報表被出具保留意見等情形。

違規交易利益輸送,無序設立非保險子公司

通報顯示,保險資金運用存在違規開展關聯交易和利益輸送問題,這也是監管三令五申的禁區。

具體表現之一是無序設立非保險子公司。少數公司無序設立非保險子公司、亂設平臺公司,公司治理、風險隔離、投資管理機制缺失;個別公司存在通過平臺公司載留、揶用、轉移保險資金,向關聯方進行利益輸送等問題。

同時,利用資管產品違規開展關聯交易。個別公司以組合類資管產品為通道,向關聯方及相關企業違規開展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

關聯交易管理制度不健全。少數公司關聯交易管理制度未規定股東、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報告關聯方信息的要求;有的公司關聯交易控制委員會組成不符合監管要求;有的公司未將高管親屬納入關聯方清單。

另外,還有重大關聯交易未披露。個別公司存在未披露或報告與關聯方簽訂投資委托協議等問題。以及,關聯交易報告不完整或內容失實。

保險資管產品:有項目融資主體挪用產品資金

通報顯示,在保險資管產品業務上,也存在管理運作不規范的問題。

一是挪用產品資金。個別公司發行的債權投資計劃,項目融資主體沒有按照投資合同約定將資金用于項目建設,而是挪用資金用于購買金融產品、出借甚至向特定機構或個人輸送利益。

二是存在“名股實債”。個別公司存續的股權投資計劃存在“名股實債”情形,產品合同設置明確的預期回報,向投資人保障本金和投資收益,或投資標的基金通過債權方式進行投資。

三是組合類資管產品運作違規。有的公司發行投資于銀行存款的通道性質組合類資管產品;有的公司組合類資管產品具有“資金池”性質和嵌套交易結構;個別公司組合類資管產品杠桿比例或集中度比例高于監管要求。

還有決策機制、投資能力、考核激勵等問題

此外,通報列出的問題還包括:投資決策機制不健全、資產負債管理薄弱、投資管理能力建設未持續符合監管要求、風險管理不審慎、考核激勵機制不科學。

投資決策機制不健全方面,個別公司的大股東或實際控制人直接掌控投資決策權,凌駕于公司治理、內部控制之上,公司投資決策制度、機制形同虛設。有的保險公司未按規定設立首席投資官,有的保險資管公司未按規定設立首席風險管理執行官,個別公司高管未取得任職資格而違規任職履職。

資產負債管理上,仍有個別公司資產配置激進,為獲取高收益,投資股票、未上市股權、不動產、信托產品等資產的占比接近監管上限,資產負債匹配狀況較差。

投資管理能力建設上,存在未持續符合監管要求的問題。有的公司只有“牌照意識”缺乏“能力意識”,存在獲得投資能力備案即“一勞永速”的思想,未能持續加強和改進投資管理能力建設。有的公司未設置監管要求的投資風險責任人和行政責任人,有的公司相關責任人員更換未能及時報告。個別公司存在未履行相關投資能力備案而從事相關投資活動的問題。

風險管理不審慎方面,有的公司選擇的商業銀行或信托公司等交易對手,最近年度內受到重大行政處罰。少數公司同一投資經理同時管理不同資金來源的投資賬戶或者保險資管產品。有的公司個別員工在債券、股票等投資中存在內幕交易、利益輸送等行為。有的公司未按規定履行報告及信息披露義務,有的公司數據報送質量較差,存在逾期報送、數據報送不規范等問題。

考核激勵機制不科學方面:有的公司只注重短期投資收益導致投資行為過度偏向短期超額收益,放大了投資風險。少數公司高級管理人員盲目片面追求高薪、高獎勵,不以服務實體經濟和國家戰略為導向,一味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

通報顯示,針對上述違規行為,監管部門已經按照有關規定對責任主體采取了相應的監管措施,要求各保險機構認真對照通報問題,引以為戒、舉一反三,及時開展自查自糾,切實把握好合規經營底線。

下一步,銀保監會將繼續保持對保險資金運用從嚴監管態勢,持續整治市場亂象。

相關閱讀

另版通缉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