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研究 >

全球負利率政策從哪里來?走向何方?

2019-11-28 14:43:21    來源:中國日報網

與世界諸多央行實行負利率政策以刺激經濟增長不同,中國的內生增長動力仍然強勁,不需要央行大幅寬松貨幣政策。在中國,糾正金融扭曲比降息更加重要,將釋放當前受融資約束影響而沒有表現出的增長動力。

眾所周知,2008年次貸危機后,發達經濟體面臨著通縮以及高失業率的壓力,經濟增長動能不足。在QE和forward guidance等貨幣政策效果不及預期后,主要經濟體相繼實行負利率政策。

這里說的負利率指的是名義負利率。從2012年歐債危機期間,丹麥央行將其政策利率下調至-0.2%開始,負利率開始在發達經濟體中屢見不鮮。自2019年以來,全球央行合計降息30次,其中六大正在實施負利率政策,涉及到的經濟體GDP占全球份額的30%。這就是負利率的第一個層面,即政府的政策利率層面。

負利率的第二個層面是市場的負利率。最典型的是負利率的債券。負利率債券規模自2014年之后迅速擴大。截止到目前為止,負利率債券規模達13.4萬億美元。從國家來看,日本、法國、德國是負利率債券最多的國家——根據2019年8月底的數據,這三個國家的負利率債券規模分別為7.3萬億、2.3萬億和2.1萬億美元,占全球的比重分別為43.1%、13.6%和12.4%。

負利率的第三個層面是存貸款的負利率,2019年8月6日,瑞士第一大銀行瑞士銀行(UBS)宣布將對50萬歐元以上的個人存款自11月開始征收0.6%的年費。2019年8月24日丹麥發放了全球首筆負利率貸款,標志著貸款負利率的出現。

一般來說,一國使用負利率政策一般出于兩種目的:

一是對抗通貨緊縮、刺激經濟。歐洲央行、瑞典央行和日本央行等大型經濟體主要是出于這個目的。央行希望負利率引導銀行將其儲備以較低的利率借出,從而打破信貸收縮的循環,破除銀行的惜貸傾向,更多的貸款會刺激商品和服務的消費,從而導致更高的產出和向上的通脹壓力以刺激經濟。二是穩定匯率,避免國外資本大量流入。丹麥和瑞士等小型經濟體則是出于這一考慮。由于在歐債危機期間,丹麥克朗和瑞士法郎被視為避險貨幣,大量資本的流入使得這兩個幣種面臨很大的升值壓力。實行負利率政策可以遏制資本流入、保持匯率穩定、防止本幣升值。

目前來看,低利率以及負利率將是全球經濟將長期持續存在的一個特質。造成負利率長期存在的原因主要還是真實利率的下降。真實利率持續保持低位既有供給方面的原因也有需求方面的原因。

從需求方面看,目前世界正處于長技術周期的尾部。上一代的技術革命已經達到尾聲,下一代的科技革命還在孕育之中,當經濟轉入下一個長技術的周期時,預計利率將會回升至正的合理區間,但這可能會是一個較長的過程。事實上,全球企業的投資率都在下降,如美國企業投資率下降三分之一以上。從供給方面看,全球人口增長緩慢,老齡化問題嚴重,而老齡化群體需求不足,儲蓄率高,導致貨幣供給增加。

同時全球避險情緒持續升溫。全球的政策不確定性指數在2019年6月以來屢創新高,達到了1997年以來的歷史峰值。當前,全球范圍內政策不確定性都大幅增加,包括英國脫歐、意大利財政風波、特朗普彈劾、美國2020大選、中東地緣政治沖突風險、以中美為代表的全球經貿摩擦風險上升時期,市場避險情緒升溫,相應增加對長期國債等避險資產的配置,導致日、法、德等國家長期國債收益率由正轉負。

總之,目前來看,上述因素中最重要的還是增長動力不足,使得負利率政策有望持續,其他的因素有望在未來3-5年進行緩解。

中國內生增長動力仍然強勁 降息壓力相對較輕

回到中國,目前中國也面臨著經濟下行的壓力。全球經濟面臨著共同放緩的難題,中國也面對著一定的經濟下行壓力。從2018年開始,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內部需求減弱,消費、投資連續下滑,信用收縮下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突出,經濟下行壓力有所顯現。2019年中美貿易談判幾經波折,國內需求放緩,經濟一季度短時好轉后下行壓力再顯,三季度GDP創下新低。那么中國是否也有類似的降息壓力?

我們判斷中國的內生增長動力仍然強勁,降息壓力相對較輕,政策選擇空間較大。

從技術進步角度看,目前中國在科研創新與R&D投入一直處于迅速成長階段,2018年中國的專利申請數量排名世界第二,專利增長速度接近10%,處于一個較好的水平。中國在眾多科技領域也取得了迅速突破,比如5G、量子通訊等方面都取得了重大突破。中國也設立了科創板,從制度上保障企業創新的動力。應該說中國在新一輪的技術周期的布局比較穩健,有望可以平穩度過本次長技術周期尾部。

在人口老齡化問題上,中國相對于發達國家來說中國目前較輕,中國65歲以上人口約為11%,位列全球第10,遠低于日本、意大利、英國、法國、德國。

從利率水平看,中國貨幣政策空間仍相對充裕,LPR目前是4.15%,有充足的政策空間。

融資約束制約增長動力釋放 糾正金融扭曲勢在必行

當前,中國企業的投資增速雖然放緩,但仍保持增長態勢。實體投資并未失去吸引力,但融資約束對投資增長形成制約。

根據我們的研究,中國企業目前的投資下降,主要是由因為融資約束而非投資機會的喪失。以中國A股上市公司為例,實體經濟投資收益率約為8%,高于6%的金融資產收益率,事實上,金融資產占上市公司資產的不到10%,所以,中國企業的金融化程度,仍處于較低水平,無需過度擔憂脫實向虛的問題。

在中國,除了真實利率和政策空間的問題,我們還要關注政策傳導效率問題。中國的金融體系不缺流動性,實體經濟也不缺投資動機,但問題在于存在金融扭曲導致資金配置效率較低,金融資源沒有有效地配置到能推動社會生產可能性邊界外移的領域。也即是說,有望推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經濟企業面臨融資約束,融資規模不足以支撐其投資規模,或面臨過高融資成本。銀行貸款流向也以大型國企為主,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尚未能得到妥善解決。

研究表明,目前中國金融運行成本較高,估計為8%,高于美國2個百分點。在金融各個層面,存在不同的金融扭曲。研究指出,如果這些金融扭曲可以改善,中國生產率水平可以提高30%-50%。

在當下來看,我們認為提高金融系統運行效率,構建多層次資本市場,切實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效率,緩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是當下進一步提高中國增長動力,避免陷入負利率陷阱,保持全球競爭力的關鍵。

(作者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副院長、金融學系教授薛熠。本文不代表本網觀點)

相關閱讀

另版通缉令